池妍玉你给我老实点!不然收拾你! 14-天使de心

池妍玉你给我老实点!不然收拾你! 14-天使de心

池妍玉
一进包厢,慕晨初就连忙迎了出来,“来了。”往她的身后一看,没有看到顾彦深,她抓着子衿,压低嗓音问:“顾总呢?”
“……应该快进来了吧。”子衿神色已经恢复正常,伸手捋了捋耳廓的碎发,随口应了一句。
慕晨初还想说什么,子衿身后的包厢门又被人推开,顾彦深双手插着裤兜,面色沉稳地进来。
子衿下意识的往边上倒退了两步,把最中间的位置,让给了顾彦深。
撇去别的不说,她现在是以他的员工的身份过来的,所以自然是要跟着他的。慕晨初就站在自己的边上,见她往后倒退了两步,也跟着退后,眼神却一直都在两个人的脸上来回扫荡,总觉得——有点儿不对劲,不过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。
里面坐着的几个,都是达官贵人。苏家为首,苏君衍的父亲苏琪振是目前C市的市委书记,底下的几个也都是C市高官,顾彦深自然是认识苏琪振的。由着苏琪振带着顾彦深,一一做了一些介绍,几个人寒暄了一番,这才入座。
子衿和慕晨初就坐在沙发的最角落,边上正好坐着一个中年男人。
子衿想起刚刚苏琪振的介绍,好像是什么副局长之类的,不太清楚具体是在哪个部门,不过也知道,今天这个包厢里的人,都是C市政坛上那些惹不起的大人物。
顾彦深带着子衿和慕晨初来这里的目的,就是为了他之前安排好的那个项目工程,其实有苏君衍在,基本也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,苏琪振现在就是C市的市委书记,一把手,不过是一个工程,底下的那些人也就是过来露个面,走个场而已。
所以中间的交涉非常的顺利,不过一个小时左右,合作就正式签了下来。
苏琪振中途接了一个电话,对众人解释,“办公室那边,有点事情,我需要过去处理一下,你们随意。今天难得,就多喝几杯,明天不是正好是休息日么?记得别酒后驾驶就行。”
众人顿时笑起来,“苏书.记,放心放心。”
苏君衍送着苏琪振出了包厢,气氛倒是很快活络了起来,这些所谓的“高官”,其实也是最会玩这些夜店的中年男人,平常在镜头面前,都是衣冠楚楚,一身正气的,压抑得太久,一到了这样的地方,完全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慕晨初喝了两杯饮料就去洗手间,子衿一个人尴尬地坐在那里,包厢灯光并不明亮,橙色的光线笼罩着满屋子的人,气氛仿佛透着几分萎靡。
子衿坐在沙发的最角落,却是频频抬起手腕看时间,面前突然多出了一个酒杯,诧异地抬起头来,只见那个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坐在自己身边的中年男人,正笑米米地看着她,“……申小姐是吗?喝一杯?”
子衿是第一次出来参加这种应酬,自然是不太懂得所谓的人情世故,有人就这么端着酒杯上来,她倒是愣了一下,一时间像是没有反应过来。
那人见她傻乎乎地看着自己,橙色的光线照在她的脸上,原本白希的皮肤透着几分黄色的光晕,给人一种恍惚的错觉,是美好的。
子衿人长得清秀,五官端正,尤其是一双眼睛,乌黑的如同是上等的宝石。这种官场上的中年男人,平常碰到的都是一些老江湖,多难得才会碰到这样清纯的姑娘……男人心头就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着,心痒难耐。忍不住拿着酒杯靠近了一些,包厢里有音乐声震耳欲聋,他借机正好凑近了子衿的耳廓处。
“……申小姐。”男人嘿嘿一笑,“我姓张,是副局长,有什么需要的?尽管和我开口。”
子衿僵硬了身躯,下一秒身体就下意识地往边上靠了靠,她就算是再傻,也知道,这个什么张副局长的,拿着酒要让自己喝是个什么意思了。
慕晨初去了洗手间还没有回来,边上几个人的身边都已经坐着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,子衿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时候进来的,看样子应该是盛光这边安排的人,她下意识地往顾彦深的方向望过去——
他就坐在自己的正对面,左边也同样是坐着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,一只手还攀在他的胸口处,另一只手里也是拿着一杯酒,正殷勤地往他的薄唇上送。顾彦深一手夹着烟,眯着眼眸正在和身边的一个男人说着什么,有人送酒过来,他嘴角微微一勾,夹着烟的长指伸过去,捏了捏女人的脸颊,然后接过,仰起脖子,一口饮尽。
子衿秀眉一拧,不知道为什么,她只觉得这样的画面——刺眼!
顾彦深这个男人,举手投足之间尽是调*情的味道,哪怕是在这样的风月场所,他随随便便给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,都可以让身边的女人沉醉在他的魅力之下。
“……申小姐?申小姐,来吧,喝一杯,光是这样坐着有什么意思?或者要不要唱歌?我和你合唱一首怎么样?”
…………
子衿咬唇,漆黑的眸子一直都注视着顾彦深,而对面的男人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视线,整个人深靠在沙发上,始终都不曾往自己这边看过来一眼。他两条长腿随意地交叠着,怀里的女人一直在往他的身上蹭,他似乎还十分享受,是不是低下头去,和那个女人耳语几句,逗得那个婀娜多姿抿着唇,笑的花枝乱颤的。
“……申小姐……”
“张副局,客气了,喝一杯是应该的,我敬你。”
子衿抿着唇,转过脸去,笑的却有些负气,伸手就接过了张副局手中的酒,豪气万丈的一口饮尽。
张副局眸光一闪,马上又递上一杯,“真是好酒量,申小姐,再来一杯。”
子衿看着对面的男人,他依旧是姿态优雅地抽着烟,一只手伸过去,搂着怀里的女人……子衿咽下了喉头的辛辣味道,不由分说,再度结果了张副局手中的酒……
这么一来一去,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喝了多少杯了,只觉得……脑袋好像是,越来越沉了,视线也开始模糊了,用力地甩了甩脑袋,很努力想要挣开的眼睛,却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恍惚地挡在了自己的面前……
张副局见她喝的是差不多了,最后又倒了一杯,递到了子衿的面前,几乎是扣着她的脖子,喂着她喝下去的,子衿喉咙口火烧火燎的,一口酒这么呛住了,剧烈地咳嗽了起来。
张副局见状,马上体贴地上前,那手按在了子衿的背部,帮她顺气,只是那动作,却分明就是借机在吃豆腐。
子衿虽是有些醉醺醺了,不过还没有醉得彻底,最基本的理智还是有的。她感觉到那只按在自己背部的手,暧昧地油走着,很快就拦住了她的细腰,男人带着酒气地呼吸更近了,子衿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,“申小姐酒量倒是不错,我喜欢,再来一杯怎么样?”
子衿皱眉,心里排斥,想要推开身边的男人,无奈又使不上什么力气。
她扭动着身子,企图从这个猥琐的男人怀里跳出来,却不想,她一动,那个张副局仿佛更来劲了,偏偏要挨过去,不等子衿说什么,他又凑过去一张肥腻的嘴唇,几乎是要贴在子衿的脸颊上了,“……申小姐,别不好意思,你长得真好看,我很喜欢你呢,你是乔氏的员工么?你们顾总经常带着你出来应酬的么?以前倒是没有见过你,不过我也是刚从A市调任过来的,以后都会在C市……申小姐,再陪我喝两杯,晚点带你去游车河,我听说C市这边……”
“……我、我真的不能再喝了。”
子衿伸手按着自己的眉心,头疼,胃也难受,她一直都在摇头,徒劳地伸手按在了男人的手腕上,大着舌头,“……嗯,我……我好像醉了,张、张副局,我去一趟洗手间,你、你放手。”
“洗手间?”
男人眼底闪烁着一种贪婪的光,“申小姐你都喝醉了,一个人去洗手间肯定不安全,我带你去吧,来。”
“张副局,不、不用——”
子衿摇头,想要拒绝,只是那张副局已经托着她的腰,将她抱起来,子衿的手无力地按在男人的手腕上,脑袋昏昏沉沉的,还想要说什么,另一只手腕同一时间也突然被人拽住,子衿恍惚地抬起头来,一张熟悉的俊容忽远忽近的,就在自己的眼前。
“……顾总?”
张副局有些诧异地抬起头来,对面的男人面色沉沉的,他有些摸不清状况,不过一想,应该也是冲着这个女人来的,他想了想连忙就说:“这个……申小姐喝多了吧,她说上洗手间,我送她过去。”
顾彦深沉沉的眸光一直都盯着子衿那张醉意朦胧的小脸,薄唇一抿,线条更是紧绷了几分,手上的力道一大,不由分说就将子衿给拽了过来,张副局只觉得怀里的人一空,想要伸出去手,却在接触到顾彦深的眸光的瞬间,生生收回来,他脸上的笑意十分勉强,“呵呵,顾总,这个……我也是好意。”
“不敢麻烦张副局,这是我带来的人,既然喝多了,我就先送她回去。”他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季扬,沉声吩咐,“帮我招呼好他们。”又扬声对众人说:“今天顾某人做东了,大家玩的尽兴,我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子衿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,迷迷糊糊的时候也听到了顾彦深的话,他的声音沉沉的,就在自己的耳边,他似乎是在说着什么……
可是,他不是在和那个妖娆万千的女人,卿卿我我么?
他不是……用温柔的声音在给别的女人打电话么?还说很想她呢……
…………
对啊,他不是有很多的女人么?美女在怀,他刚刚不是眼高于顶,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么?他现在还来管自己?他凭什么啊?他以为自己是谁啊?!
心尖上,渐渐的就升上来各种酸酸涩涩的泡泡,一个一个漂浮在空气中,再一个一个被尖锐的东西戳破,整个世界都弥漫着一种浓烈的酸味。
子衿不知道自己被人带着出了哪里,晕乎乎的,就感觉迎面一阵冷风吹来,她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,这才意识到,自己已经被人带着出了盛光。
“……把车子开过来。”
她恍惚地转过脸去,只见身边的男人,ying侹完美的侧脸,手里握着手机,冷峻的嗓音,正在吩咐电话那头的人,她皱眉——顾彦深。
讨厌的顾彦深!
子衿陡然伸手,一把推开了他,顾彦深大概没想到,这个醉醺醺的女人,竟然会突然推开自己。他没防备,被推得一个踉跄,好不容易站稳,抬头,就看到对面的女人,伸出纤细葱白的手指,指着自己的鼻子,大着舌头,“……你、凭什么碰我?你以为你是谁?滚蛋,滚远一点,别拿你的……你的脏手,来……来碰我,走开……坏蛋……你这个坏蛋……”
顾彦深嘴角一沉,大步上前,就抓住了她的手指在自己的掌心之中,冰凉凉的,他蹙眉,陡然一用力,重新将醉醺醺的女人扯入自己的怀里,沉声警告,“听话一点,不会喝酒还在那里逞什么强?我让你跟着过来,就是让你来学这种事的?”
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子衿好像是听到了他的话,又好像不能理解,但是有一股委屈在自己的心里作祟,加上酒精的后劲,她折腾的更厉害了,“你是谁啊,你凭什么来说我啊?你去管你的莺莺燕燕吧,别来管我,走开,走开!”
“申、子、衿!你给我老实点!不然收拾你!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5556.html